冯唐:苏童、余华什么也不是,写本黄书才是功德无量

原标题:冯唐:苏童、余华什么也不是,写本黄书才是功德无量

作者:冯唐;来源《活着活着就老了》

人过了三十,世事渐明,发现企业家基本是骗子,科学家基本是傻子

过去的理想都渐渐泯灭了,唯一不切实际的想法是,这辈子,我要写十本小说,其中一本是黄书。

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冯唐

01

因为色情业,中国GDP被严重低估

中国人的性爱观,是比较矛盾的。

宋明以前,乐生,人活天地间,顺应自然,尊重人欲。

没有电视,没有互联网,没有影院,天黑了后,农民们喝几杯自酿的米酒,院子里和自己身体里的虫子都在鸣叫着,于是彼此娱乐各自的身体,缓解一天的疲劳,制造新的劳动力量。

城市里的文人和官员到青楼和寺院,做诗饮酒,商议国家治理。

歌妓和女道士比花还香艳,穿戴着当时最先进生产力制造的绫罗绸缎和金银珠钻,吟唱着“浮沉千古事,谁与问东流”,代表着当时最先进的文化水平。

在自然规律面前,孔丘自己也无可奈何,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

即使孔丘本身也是这种性爱伦理的产物,《史记》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孔丘野合而生。

到了宋明,理学盛行,讲究灭人欲,存天理。不是你老婆,看一眼都是不道德的,想一下都是罪过。

有个笑话讲,一个理学信徒一辈子不上街,因为人上街则淫具上街,带着淫具在街上溜达,天理何在?

改革开放之后的性爱观,介于宋明之前和宋明之后的中间。

白天在街上手拉手的还是很少,CEO们也基本都有老婆,但是中国二线城市以上,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色情业,这些服务产值由于没有包含在官方统计数字中,中国的GDP被严重低估呢。

一天中最有效率的时间是在这些地方度过的,最重要的业务也是在这些地方谈成的,一个CEO教导我说:“在中国做生意也复杂也简单,复杂到拜佛不知道庙门,简单到ABC、烈酒(Alcohol)、美女(Beauty)和回扣(Commission)。”

CEO们最近的潮流是每年去寺庙里上上香,吃几顿斋饭,住几天斋房,忘掉ABC,养肝固肾,想想公司未来三五年的战略和组织结构。

有个老总上完香之后,问过我一个哲学问题:“一个人应该用一生去明白欲望就是虚幻呢,还是用一生来追求一个又一个欲望的满足?

0 2

最丰富的情色教育来自于图书

在那简单、干净、美好的过去岁月里,最丰富的情色教育来自于图书。

首先是语文课本。

老师讲贾谊的《过秦论》,“振长策而御宇内”,说,策就是鞭,长策就是长鞭。我们班上的坏孩子接下茬,说,我鞭长莫及。

学夏衍的《包皮身工》,“在离开别人头部不到一尺的马桶上很响地小便”,“半裸体地起来开门,拎着裤子争夺马桶”,我们班上的坏孩子告诉我,他没体会到包身工们的苦难生活,他闭着眼想象,觉得很淫荡

五四一代老翻译们老去之后,汉译西方文学名著基本不能看了,我被逼着读英文。王府井利生体育用品商店以南一点,有家外文书店,二楼卖盗版影印原文小说。

小说印得很烂,但是便宜,不删节。站着看英译《十日谈》中,把魔鬼放进地狱的故事,二楼外面是初夏的午后,时间糨糊一样粘稠而缓慢......

我忽然想起《诗经》曾经达到的好色而不淫的境界,街上人来人往,人人怀揣着一个善良的心和困惑的婬具,他们会因此发生各种事情,我感觉人生丰富而美好。

03

真性情真本色的东西早已被骟掉了

《国风》写得真好,“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和冯梦龙编的《挂枝儿》一样好,“怎如得俺行儿里坐儿里茶儿里饭儿里眠儿里梦儿里醒儿里醉儿里想得你好慌”。

和中学操场边上的厕所墙壁一样好,“校花奶胀,我想帮忙”。

之后看关于《国风》的书评,说《国风》“好色而不淫,悱怨而不伤”,心中充满疑问。

如果“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不是“好色而淫”,“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不是“悱怨而伤”,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好色而淫,悱怨而伤”了。

或许书评人是白痴,不知道长期“好色而不淫”是要憋出前列腺癌的,不知道长期“悱怨而不伤”是要促成精神分裂症的。

或许书评人只是心好,珍爱文字,担心被封杀,给这些鲜活的文字续上一个光明的尾巴,不至于太明目张胆。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国风》之后,这样“好色而淫,悱怨而伤”的文字在主渠道再也看不到了。

《红楼梦》只是“好色”,《金瓶梅》、《肉蒲团》只是“淫”。杜牧、李商隐只是“悱怨”,屈原只是“伤”。

现在的苏童、余华、贾平凹什么也不是,他们的文字扫过去,感觉好像在听高力士和杨玉环商量用什么姿势,真性情真本色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被骟掉了。

曾国藩的才气精力耗在了治世,文章实在一般。但是他大山大河走过,大军大事治过,见识一流。

他说文字有四象,“所谓四象者,识度即太阴之属,气势即太阳之属,情韵少阴之属,趣味少阳之属”。

其实,太阳、太阴的文字是治世的文字,与传世无关,与狭义的文学无关。如果纯看传世的文字,“好色”是少阴,“淫”是少阳,“悱怨”是少阴,“伤”是少阳。

趋势是,上古以来,阴气渐重,阳气渐少,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两情相悦解开裤裆的精神越来越淡了。

《国风》之后,这样直指人心的文字继续隐忍恬退地生长在酒肆歌寮,床头巷陌,厕所墙壁,互联网络。

日本的文字是个特例,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仿佛日本的庭院山水,相比中国本土,更好地继承了战汉盛唐的筋脉气血。

喜欢川端康成的沉静、收敛、准确、简要。“好色而淫,悱怨而伤”集中体现在他的《千只鹤》:

茶道大师的儿子睡了父亲临终前钟爱的女人以及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后来那个女人相思太苦,死了。那个妹妹相思太苦,走了。那个阴魂不散的志野陶茶碗,碎了。

一百页出头的文章,一上午读完,天忽然阴下来,云飞雨落,文字在纸面上跳动,双手按上去,还是按不住。

那句恶俗的宋词涌上心头:“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04

饮食男女,不肮脏,不可耻

两千五百年前,告子讲:食,色,性也。中国人伦理观念的基调就定了。

第一,作为探讨人和人之间以及天和人之间关系的伦理学,主要两个内容:食和色。

食,讲工作,如何看待食,如何协调同事以及上下级的关系。色,讲生活,如何看待上床,如何保证生殖成功,子嗣繁衍。

第二,伦理学的基调是,食色性也。不肮脏,不可耻,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老百姓需要的,皇上不禁。两千五百年前孔子的理论和今天的生物学理论一致。

对于生物体,生存是最大道理,吃饭,是为了个体生存,上床,是为了种群的基因生存。

百年后,老张的血肉筋骨归于尘土,基因还在市面上流转,基因编码蛋白,蛋白聚合成眼珠子,小张眼珠子里的瞳孔看到大奶和大钞而放大,和上辈子老流氓的瞳孔并无不同,这就是常人实现不朽的形式和佛经说的转世。

老天爷编写人性操作系统的时候,认定人性的最终驱动力是让个体基因存在下去的概率最大化。为了生存,可以六亲不认,无法无天,有奶就是娘,大奶是大娘。

中国人的工作观,比较简单。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就是说,做事要讲规矩,年轻人要学会等待。但是对于到底规矩是什么,两千五百年来,中国人从来就没有直接总结过一二三四。

只是明确了做事的态度:敬,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只是明确了做事需要达到的效果:和,在邦无怨,在家无怨。只是明确了做事过程中要把握的两个原则: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仁,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两千五百年了,中国人一直在用这一套工作伦理,不清晰,但是实用。

理论太清楚了,流氓的种类太多,混账事情的种类太多,不能套用,不实用。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摘选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处理。

原创投稿:403261280@qq.com返回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