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情史(上):我愿意

原标题:王菲情史(上):我愿意

王菲是个传奇,这点无需质疑,华语乐坛天后,大众流行偶像,有人甚至认为,即使抛开成就单说感情,她这辈子都算得上是功德圆满。

年纪轻轻,就追到了自己心中的偶像;想疯狂一把,即有年轻帅哥舍身相伴;年纪渐长,又遇到了知冷知热的西北汉子;不想过了,没撕破脸又体体面面的离了。

时光荏苒,如今不仅王菲,还有窦唯、李亚鹏、谢霆锋等那些在她生命中交织的男人,全都一一恢复了单身,曾经的爱恨情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生活仿佛一切如初,正如她所唱的歌一样:“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始有终,孤独尽头不一定惶恐,可生命总免不了,最初的一阵痛。”

王菲出生于世家,祖父王兆民是上世纪40年代国民党立法委员,和李敖的父亲是同班同学,1949年他带着家人去了香港,但次子王佑林留在了北京。

王佑林就是王菲的父亲,他是一位煤矿工程师,妻子夏桂影是煤矿文工团的女高音,1969年王菲在北京出生,上面还有个哥哥叫王弋。

王菲与父母和哥哥一起居住在北京青年沟的煤矿大院,不过因为政治原因,她小时候并不叫王菲,而是随妈妈姓取名夏琳,15岁后才改从父姓叫做王菲。

王菲童年时曾是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儿合唱团团员,在北京东直门中学就读时还出版过几张翻唱邓丽君歌曲的专辑,包括《风从哪里来》、《邓丽君故乡情》等。

据说高三时王菲喜欢上了一个打排球的男生,为此还和母亲闹过矛盾,不过这就像后来传闻她的初恋是那个猥亵儿童的歌手红豆一样,年代久远无法考证。

1987年,王菲随家人移民香港,有人说,王菲为此放弃了厦门大学生物系的录取资格,但也人表示怀疑,说王菲高中的成绩并不好,厦大她未必能考得上。

不管如何,王菲来到了香港,并经朋友介绍拜“音乐教父”戴思聪为师,戴思聪桃李满天下,门下弟子有张明敏、梅艳芳、黎明、邝美云、谢霆锋等等。

这一年,中国最著名的摇滚乐队之一黑豹乐队成立,主唱丁武,第二年,丁武退出,窦唯加入担任主唱,并几乎包揽了所有词曲创作。

当时没人能想到,几年后黑豹就名扬四海,也没人能想到,王菲日后竟成了一代天后,更没人能想到,这个从北京去香港的小姑娘竟把黑豹搞得支离破碎。

1989年,20岁的王菲凭借《仍是旧句子》获得亚太金铮流行曲创作大赛铜奖,随后被经纪人陈小宝相中,签入新艺宝唱片公司。

唱片公司觉得王菲的名字太普通,为迎合香港乐坛文化,给她改了个艺名叫王靖雯,随后推出首张个人同名专辑《王靖雯》,发行后达到金唱片的销量。

1990年,黑豹乐队来了个名叫栾树的中央音乐学院高材生,担任乐队键盘手,每回北京就在摇滚圈里混的王菲认识了他,很快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

栾树是王菲第一个有名有姓的男朋友,因为栾树的关系,王菲也认识了黑豹乐队的其他成员,其中当然也包括主唱窦唯,当时窦唯有个女友叫姜昕。

1991年3月,黑豹乐队南下参加“深圳之春现代音乐演唱会”,Beyond乐队的经纪人陈健添也在场观看。

那一晚,黑豹乐队表现出色,陈健添看中了他们的音乐才华,随后帮他们签约香港劲石唱片,自此,黑豹便成为Beyond乐队的师弟。

在陈健添的运作下,黑豹乐队的第一张专辑《黑豹》顺利发行,在香港推出后,连获香港电台排行榜数周冠军,很快就风靡全国并红遍亚洲。

窦唯那优秀的唱功,出色的配乐,富有激情的旋律,震撼了整整一代人,而他那英俊帅气的外表,更让他成了当时女文青们眼中的男神。

1991年10月的一天晚上,黑豹乐队演出结束,大家累得躺成一片,最后窦唯和王菲被支出去买宵夜,也有说王菲是后来跟上去的,总之两人一去不回,彻夜未归。

后来据住在窦唯附近的一位街坊老大爷回忆,那时还是一头长发的窦唯,带着一位高高瘦瘦的腼腆姑娘,回到了他那个胡同里的家。

这晚之后,王菲和栾树提出了分手,但窦唯却没有和自己的女友姜昕摊牌,也许他只是把王菲当作一夜情的炮友,也许他就是喜欢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逢源。

姜昕当时是个在酒吧唱歌的女歌手,多年后,她写了本自传体小说《长发飞扬的日子》,讲述了她的成长和情感故事,里面自然少不了这段爱恨纠葛。

“有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在家,邮差送来一张王菲寄给窦唯的包裹提取单,这让我觉得多少有点意外,因为在这之前她和窦唯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什么联系。”

姜昕虽然和王菲不熟,但她知道王菲是栾树的女朋友,只是她不知道,这时王菲已经和栾树分了手,她有点奇怪,王菲会有什么东西寄给窦唯呢?

窦唯回来后,姜昕把单子给了他,窦唯去邮局取了回来,是一箱CD唱片和一顶很漂亮的线帽,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

窦唯把信拆开来看了,然后很大方的顺手塞给了姜昕:“没吃醋吧?”他笑着探过头来观察了一下姜昕的表情,发现姜昕多少有点儿不太自然。

“我是想表现得若无其事来着,可那么一大箱原装CD,又从那么远的地方寄来,大概要花不少钱吧,普通朋友会那么大方?我怎么能完全做到视若无睹呢?“

“别小心眼儿,噢?”窦唯把那顶线帽给姜昕戴上:“这个给你还不行吗?去照照,好看死了”,他吻了一下姜昕的脸颊,就兴致勃勃的跑去拆那些CD了……

“我看了那封信,虽然他让我无话可说,可好奇心还是让我不能不看:那是两张淡蓝色的信笺,字迹干净整洁,无非是写了一些最近心情不好的话……

只是在最后,她说: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再叫我小王?”

不久后,窦唯剪掉了长发,离开了黑豹,去组建了一个名叫“做梦”的乐队,原因据传是因为王菲,栾树和窦唯闹翻了。

黑豹乐队的资深鼓手赵明义在《鲁豫有约》节目中,对这个说法表示肯定:“打个比方啊,你和我是兄弟,可是你抢了我的老婆,我能高兴吗?”

不过姜昕对此却表示否认,“他和王菲的事儿,都是在离开之后,根本不是媒体所说的那样”,姜昕说,窦唯离开黑豹,只是他不想再做“傻叉的摇滚明星”。

窦唯离开黑豹后,黑豹乐队的主唱由栾树接任,但没了窦唯的黑豹就像丢了魂似的,经过短暂的辉煌后,一蹶不振,而窦唯的做梦乐队也没能长久。

这边王菲则在公司的安排下,出演了为Beyond度身打造的电影《莫欺少年穷》,同时挖掘她的陈小宝由于调任工作,不再担任王菲的经纪人。

因为出了两张专辑都反响平平,接任王菲经纪人的陈健添对她失去了信心,认为她在香港没有太大发展空间,以200万港币的价格将她卖给了滚石唱片。

1991年年底,王菲离开香港歌坛,赴美接受滚石唱片安排的培训,但她对窦唯念念不忘,只要一有机会和时间,她马上就会来到窦唯的身边。

1992年春天,窦唯自建的做梦乐队秘密训练了整个冬天,准备要登台亮相,而王菲和姜昕,也准备迎接双方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姜昕回忆说,出发之前,她为乐队每个成员化妆,窦唯还叮嘱她说:“你一定要去看这场演出,顺便帮我盯着点儿,听听大家的反映,看还存在什么问题。”

当天晚上,姜昕自己也有演出,不可能在开演前赶到,窦唯说,他会和主办单位交涉,尽量把他们的出场时间往后推。

结果等姜昕赶过去时,做梦乐队的演出已经结束,乐队的其他人都在,但窦唯却不知去向,姜昕一直苦等到最后一个乐队表演完,仍然都没有见到他。

最后经姜昕的朋友出面打听,才得知王菲当天下午飞回了北京,并且来到了演出现场,窦唯是和王菲一起走的。

姜昕忽然想起,王菲每次回来,总是住在同一间酒店,她便打电话去酒店查问,果然找到了王菲的房间号码。

她拦了一辆的士,直奔酒店,不顾保安的阻拦,直奔王菲的房间,在那个房间的卫生间里,姜昕见到了窦唯,他刚洗过澡,头发是湿的。

一切不言而喻,这场捉奸的战争惊动了酒店保安部,三个人被带到了保安部办公室,王菲因为是香港户籍,是“外宾”,很快便被允许返回房间。

窦唯和姜昕则被留到第二天早晨,出门后,两人先还默默走了一段,后来,窦唯越走越快,拉开距离之后,开始向前跑,然后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随后,窦唯决定退出做梦乐队,王菲则一边继续去美国进修音乐,一边继续与窦唯保持着联系,而姜昕也没有放手,她不想轻易就将窦唯拱手让人。

1992年下半年,王菲回到了香港,与新经纪人陈家瑛合作,并回到新艺宝唱片公司,在陈家瑛的运作下,出了张新专辑《Coming Home》。

该唱片推出后大受欢迎,其中翻唱日本歌后中岛美雪的那首《容易受伤的女人》更是红遍全港,王菲迅速奠定了在乐坛的地位,跃升香港一线女歌手行列。

王菲红了,成了媒体关注的对象,记者蜂拥而至,争相采访她,并且无一例外地,问起她对爱情的看法。

王菲说:“这个很难说清楚,主要看是否有感觉,没准在电梯里遇到个水管工就爱上了。”

当记者问她未来男朋友的标准时,王菲则回答说:“也没什么特别的条件,不过,一定要懂国语,还有,我喜欢眼细细,单眼皮的人,就是那种非常普通的北方人。”

这话说的相当明显,明眼人一听就知道,王菲说的其实就是窦唯。

1993年,王菲推出了专辑《执迷不悔》,这是她和窦唯的首次合作,专辑的音乐风格由窦唯操刀打造,主打歌《执迷不悔》的国语版则由王菲亲自填词:

“这一次我执著面对,任性地沉醉,我并不在乎,这是错还是对,就算是深陷,我不顾一切,就算是执迷,我也执迷不悔。

别说我应该放弃,应该睁开眼,我用我的心,去看去感觉,你并不是我,又怎能了解,就算是执迷,就让我执迷不悔。”

歌词像是王菲专门为窦唯而写,是倾诉,也是告白,如此深情,窦唯哪里抵挡得住?而姜昕面对这种情况,显得越来越没底气。

1994年,王菲顺风顺水,无论事业还是爱情,都大获全胜。

事业上,她决定抛弃王靖雯这个艺名,恢复自己的本名王菲,改名之后她举办了首次个人演唱会,以连演18场创下乐坛新人演唱会的最高纪录。

爱情上,她也终于下了决心,要在这段纠缠不清的三角关系中做个了结,她回到北京,来到窦唯和姜昕同居的那个四合院,准备和姜昕摊牌。

姜昕说,酒店事件之后,窦唯虽然没有向她作任何解释,可冷战一段时间,加上王菲回到了香港,他们又和好如初了。

到了9月,两人分别有了走穴的机会,姜昕去福建石狮而窦唯去深圳,因为都没手机,他们只能约定,在酒店住下来后,彼此打电话给窦唯的妹妹。

可姜昕一天无数个电话打回去,窦颖答复说,哥哥一直没有来电话,姜昕意识到,深圳和香港只有一河之隔,窦唯的神秘消失,肯定和王菲有关。

姜昕没有猜错,窦唯返回北京的第二天,王菲也来了,并来到了他在北京那个简陋的家,姜昕此时才意识到,她原来是和他一同返回北京的,他们一直在一起。

姜昕后来在书中写道: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那突如其来的情形似乎加重了空气里的湿度……

那是很奇怪的一天:三个人居然坐在一张桌上吃饭,然后,在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的处到深夜。

当然,我们之间很少对话,可是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可能平静……

他曾像是对两个女孩儿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过那样混乱的一些话,那番话很长,具体措辞我已记不太清,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

“这是我一直想说的话,我知道也许我这么想太自私了,可是今天,我还是想把我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不管你们会怎么想。

我知道你们爱我,我也爱你们。可是,说实话我不觉得这有矛盾,你们希望从我这里得到的我都可以给你们,所以,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让自己痛苦。

这些话我一直不敢说,一直放在心里,因为我也在自问:这样想是正常的吗?是正确的吗?我也不是没有强迫自己做出选择,可是那之后我又总会良心不安……

我真的觉得,如果是因为爱的缘故,那么做任何一种选择都是错误的……”

那番话后他分别去拉我和她的手,我们都没有拒绝,很奇怪,像是被定住了,他又继续说了些什么,我和她始终都没有插话。

后来,他也就不再说了,三个人就那样陷在沉默里。

我和她只有过一次对话,那是他去厕所的时候,那天我们都喝了太多的水,尽管很少说话,大概是因为闷吧。

她问我:“你觉得他爱你吗?”我说:“如果不爱,为什么在一起?”她说:“可是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

后来,夜渐渐深了,她说她累了,要去酒店了,他说他得去送她,我没有阻拦,因为我也累了,那天晚上他还是没回来,可我还是等了。

第二天,他打电话回来,说:“对不起……”我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爱她吗?”他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半饷,然后说:“爱!”

我说:“那你还是做一个选择吧,你的理想太高了”,他说:“她也是这么说的。”

他又沉默了半饷,然后说:“那……我想,她吧,对不起……”我挂断了电话。

姜昕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地退出了,这场战争,王菲取得了胜利。

此后只要有机会,王菲就飞回北京,走进北京那个小胡同,走进那个小四合院,和窦唯过起了秘密同居的生活。

1995年初夏的一天清晨,香港记者摸到了王菲和窦唯同居的那条小胡同深处的四合院,静悄悄地等候着猎物的出现。

终于,其中的一扇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红色汗衫的年轻女人,头发蓬松,睡眼朦胧,不仔细观察,你很难发现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王菲。

王菲穿着拖鞋,捂着鼻子,向那间又脏又臭的公共厕所走去,过了一会,窦唯也出来了,穿着短裤,赤膊上身,去公共厕所倒装夜尿的痰盂。

记者迅速按下了手中的快门,拍下了这一切,这些照片很快出现在香港的媒体上,轰动了整个香港,所有人都为之哗然。

许多人不解,王菲这是为了什么?一个身家数千万的天王巨星,竟然愿意过这样的生活?

我们无法知道王菲本人看到这些照片时的表情,更无法洞悉她的思想。

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当时王菲唱过一首名叫《我愿意》的歌,这也是她迄今为止知名度最高的歌曲之一。

也许,我们可以从这首歌的歌词中,感受到她的想法和心情。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什么都愿意,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

这就是王菲,为了爱情,她可以不顾一切,也愿意舍弃一切。

今天先说到这,不是我卖关子,实在是这故事太长了!

- END -返回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极速大发快3-大发快3官方热点
今日推荐